文章
  • 文章
搜索

生态影音

Ecological Video

首页 >> 生态影音 >>大咖专访 >>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详细内容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建议在Wi-Fi状态下观看,视频全长16分13秒)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科技处副处长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薛伟贤

各位嘉宾,下午好!我给大家汇报的题目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时间的关系,我想从五个方面把我们的情况做一个汇报。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01、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的必要性

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后,我们要融入“一带一路”,特别是陕西西安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的一个接合部,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围绕绿色的发展我们说非常有必要。生态环境是跨越国际的公共物品,在这个过程当中丝绸之路经济带生态区域本体比较脆弱,加上西部发展要追求经济增长,在这个过程当中引发一系列的生态环境问题,这个不光是我们整个国家西部,而且是我们向西开放过程当中非常重要一个问题,值得我们的关注。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绿色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提出,是顺应全球可持续发展的一个主流,我们国家提出了政策沟通、设施连通、贸易畅通、民心相同、资金融通,绿色丝绸之路是应和沿线国家的绿色发展需求,绿色丝绸之路发展有助于传播我国生态文明理念,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的需要。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从绿色的出发,做到绿色的发展,更好的推进互惠共生包容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也是我们国家的需要。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02、丝绸之路经济带生态环境质量现实考察

第二,我想讲一下沿线生态环境的考察情况,主要从三个方面阐述:一是生态承受水平,二是生态脆弱水平,三是生态环境自净能力。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首先大家知道在承受水平上面,大气的环境比较差一些,像雾霾PM2.5非常高,二是地形地貌的复杂,西部整个向西过程中间,到中亚涵盖了高原、沙漠、绿洲等等的地貌地形,另外暖干化气候特征显著,降水偏少,1980-2017年降水量仅为49.8MM,四是气候变暖,五是资源和能源供需失衡,突出表现在水资源匮乏,圆九低于世界均值,六是沿线区域大后污染眼中,存在跨境传输现象。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在脆弱度方面,我们体现在基础设施和人口递增方面,在基础设施方面,向西的开放,我们国家输出的很多都是基础设施的建设,向西发展过程当中,基础设施的建设业带来了环境污染,形成了水土流失,泥石流等等自然的一些地质灾害的问题,沿线人口的递增,这些国家的经济相对落后,但是人口的数量递增,这里面导致了能源的消耗,特别是人口增加自然资源的消耗,再就是人口增加过程当中,工业化进程中间也需要发展,这个发展绿地面积、海洋等保护都受到了影响,导致原有的平衡被打破,人口发展过程中间对它形成了一个制约。

生态自净能力方面,第一是沿线区域森林植被覆盖率、降水量均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大气净化能力受限,二是沿线国家开展的植被恢复以及退耕还林还草等工程仍处于推进阶段,人为保护效果尚不明显,水体自净能力差,我们沿线有很多的内陆河和内陆湖,循环比较慢一些,导致水体自净能力有了很大的影响。内陆河河流环境较封闭,自净能力受到影响。

03、丝绸之路经济带生态环境质量综合评估

我们进行了一个测算,我们主要用了一个指数法,采取了一个指标体系,确定了一个权重,另外我们在选的过程当中选择35个国家作为样本国家,对沿线我们划分为核心区、重要区和拓展区,这是根据我们国家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我们的目标和我们的战略需求,特别是现在国家做的国际、国内双循环,我们确定了一下哪些是我们的核心,我们对这35个国家进行了一个系统的分析。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我们确定了三个方面,承受水平、脆弱水平和自净能力,我们选择了12个指标,人均内陆淡水资源、人均耕地面积、人均能源,脆弱水平我们选择了植物种类,矿产损害,人群密度等等,自净能力,森林覆盖率,平均日降水量,我们对它进行了一个系统分析,我们发现一类是多集中于欧洲,这个主要是拓展区的国家比较多一些,第二是西亚和南亚,整体的经济水平比欧洲相对低一些,自然资源要好一些,这是我们进行的一个分析。生态环境质量较差的国家,我们也分析了一下,主要是向工业化发展过程中间,大力发展经济导致了,特别是有一些生态环境不可逆转的情况。部分国家处于全球生态的脆弱区,它的生态发展具有高效率、高污染、高消耗的特征。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生态承受水平比较高的区域主要是集于东亚、中亚和中欧地区,主要是我们的核心区和拓展区,生态承受水平比较低的是中亚、西亚、北非地区,一是森林植被覆盖率相差比较大一些,其次生态保护区占地面积差距比较大,这是我们分析的一个基本情况。

值得关注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和重要区之间,中国和中亚这个地区之间的生态环境脆弱度比较低,这里面主要是三点,地貌地形、自然资源恶化,工业发展模式,这是我们对它做的一个评估。对于自净能力较强的国家,我们测算了一下是缅甸,和它的生态环境有了密切的关系,中东欧位于拓展区的国家自净能力也比较强,中亚、西亚与北非地区的自净能力比较弱,和它目前的经济发展方式紧密相关的,这是我们简单的把这个做了一个测评。

04、丝绸之路经济带生态环境风险评估

接下来我讲一下风险的评估,我们对生态环境风险进行了评估,风险源比较多,环境受体多,主要有六类生态环境风险源,气候灾害,人口增长,区域扩张、工业生产、人口增长,关键的风险源就是干旱和人口递增,丝绸之路经济带我们沿线生态环境的风险源,对于这个区域我们的划分也是氛围四类,高风险区、较好风险区,中风险区,低风险区,这里面中亚和南亚大部分区域属于高风险区,欧洲属于低风险区,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在经济增长过程中间,不断强化生态环境的保护,追求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相协调,体现生态现代化的趋向,这是我们对它的一个预判。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如何强调经济和环境的关系,实现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双赢的生态现代化取向,这是一个基本的判断。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05、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的对策建议

最后我们提出了一些建议,也是我们研究了一个结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生态环境的风险是沿线国家经济建设与生态环境相冲突的一个结果,这里面化解风险应该是以制度作为框架作为保障的,以监督机制为手段,以经济的发展模式是关键,这个非常重要,我在前面已经讲了,以生态环保的合作是核心,我们提出这个倡议“一带一路”,那就是一个合作共赢共享共建的一个原则。

推进沿线国家气候问题的解决,化解水资源的危机,特别是治理跨境的污染转移的问题。具体有这么几点,第一,建立环保制度框架,规范沿线国家的环保,这样有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第二,健全环保监管机制,强化生态风险化解工具,比如说怎么依托上合组织,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生态环保的治理机制,这是我们国家重要的倡议,有一定的☆基础和经济基础。第三,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仅抓生态风险的关键问题,积极推广企业、产业、区域、国家四层循环经济发展模式,在全面确立和推广的绿色价值链的企业循环,推广绿色价值的企业循环,绿色低碳的产业循环,资源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的区域循环,资源集约与环境友好的国际循环。

最后寻求生态环保的合作,构建生态风险责任共同体,充分利用中国东盟上合组织,已有的这些平台发挥作用,“一带一路”的倡议才能把它变为现实,我们才能达到习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谢谢大家。

—扫码关注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更多信息

薛伟贤: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化进程及风险应对 | 2020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

—西部绿色生态发展论坛合作请联系:18292050668(微信同号 )

  • 电话直呼

    • 186-9192-7125
    • 客服 :
  • 微信客服号

技术支持: Takincms | 管理登录